【临朐微刊】刘振娟:又见爆米花

发布时间:2018-12-15 08:40    

又见爆米花

作者 | 刘振娟

回娘家的路上偶遇爆米花的场景,心中大喜,暂时放下手头的事,走近瞧一眼,去满足一下心里藏着的儿时的愿望。

虽然喜欢这亲切的儿时场景,也很想拍照,但是现在的人防范意识比较强,生怕让他们说我侵犯肖像权,所以不敢贸然就拍,先走上前去,笑嘻嘻的套近乎,拉上两句,征得爆米花老板的同意这才放心的拍了几张照片,老板开玩笑说拍了就得在网上发,有好多拍的就没见发的,不会告侵权,这老板风趣的语言也打开了我的话匣子,就这么嘴不停的唠嗑,手也不停的摇着加热器的把手,使之加热均匀。

瞧这套家把什,和小时候庄里来爆米花的一样,只是以前吹风的风箱换作电风葫芦了,风葫芦吹出的风是持续的不间断的,火苗子是一个劲的往外冒的,这与记忆里那种手拉风箱一拉一进发出的“咕den咕嗒”交替变换的响声和节奏,以及随之冒出的火苗子是有区别的,少了那个儿时的味道。但是这盛爆米花的笼子却还有以前的样子。

随着火苗子一个劲的猛蹿,加热器的温度很快就上来了,压力也差不多了。我还是像小时候一样,迫不及待的等待那一声“砰”的响声,因为小时候,都是紧张而又焦躁的等待着的。

到了米爆花的紧张时候,感觉这就是最高潮的部分了,老板停下火,用特制的不烫手的把手抬起加热器,把加热器的口朝向那个密封的笼子里,随着那一声震耳的“砰”响,一股白白的热气记弥漫在眼前,爆米花的香气扑鼻而来,我也拍下了这个期待的瞬间。记得小时候,每当村里来爆米花的,姐姐背着妹妹,哥哥领着弟弟,没背孩子的就自己,都围着看,钱宽阔的经过母亲的同意就拿几毛钱,用缸子挖上点棒槌粒子去爆玉米花,这也是让许多小孩子非常羡慕的。没钱的就等着抢了。紧张的等着那一声震耳但又亲切的砰了!可能是爆米花老人心眼好故意留下的一些孔吧,加热器响了时候了,总是满地偷跑出来一些爆米花,背孩子的都放下孩子,都加入抢爆米花的行列了!从上面看,就是一群孩子围着这一大包,包的中心全是孩子头,外面全是孩子腚,有的干脆趴下用袄袖子划拉,抢来的先给弟弟妹妹塞嘴里,没弟弟妹妹的,满足的把爆米花填嘴里。

我花10块钱,买了两大包,带着回娘家去了。脑子里又翻出了小时的情景,村里来个货郎,因为货郎除了针头线脑以外,最让孩子雀跃的就是大米花了,都是用红黄绿各色鲜艳的纸包成三角,所以听到货郎鼓的梆郎声,外加一声:快拿头发换针了,换洋红洋绿了……洋红洋绿与我们无关,也不知道什么意思,反正是大米花来了!庄里的小孩就忙开了,各家柴禾垛顶上盖的那点破雨纸,还有破鞋烂掌子,还有老嫲嫲梳头挽籫梳下来的那一团团乱头发,都拿去换大米花了!更有甚者,听货郎说,破锅子烂烟筒都要,于是就有的孩子跑回家去端起锅子就往外跑,大人在后面一边追的可笑场面。说起儿时的这个场面是当笑话说,但是那时确实是穷,父母哪有闲钱补笊篱啊,真的是没法满足那一张张小嘴的欲望。

看现在的社会,你想吃什么吧,货架上琳琅满目叫不出名字的食品让你都不知道拿啥好。一个小小的爆米花,是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的一颗小星星,我们这辈人真的是发自肺腑的感恩新时代,感恩好社会!

Copyright © 2018 合肥连韧制造有限公司 皖ICP备18007208号